童话大王 用创作攀登人生珠峰

2019-11-05 18:13:02

2019年4月23日,北京,《童话之王》郑元杰在三联桃粉书店举办了“严肃”签约活动。

“童话大王”郑元杰为图片/回答者

2015年8月19日,上海书展开幕,郑元杰当场签名售书。

皮皮鲁善良,鲁西西聪明,舒克和贝塔富有冒险精神……这些生动的形象和奇异的想象力伴随着新中国三代儿童的成长。创作这些文学形象的作家郑元杰从1977年开始写作,至今已写作40多年。他的作品已经印刷了3亿多册,三次荣登中国作家榜榜首。从小学四年级的工人到家喻户晓的“童话之王”,郑元杰创造了自己和这个时代的传奇。

郑元杰

一个人写月刊。郑元杰坚持了34年。迄今为止,《童话大王》已经印刷了2亿多册。依靠好奇心和想象力,元杰孜孜不倦地为孩子们写作,为他们梦想,并保持他们对世界的好奇心。童话是虚构的,但想象是无穷无尽的。

在创作的同时,元杰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知识产权保护。他与盗版者和恶意商标注册者“战斗到底”。他还见证了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巨大进步。作为国家的“反盗版形象大使”,郑元杰坚持为原创者创造一个创新的环境。最初的创造者受到了保护,他问自己:创造不好的原因是什么?

他的青春

他写了34年的杂志

郑元杰从不隐瞒他的教育背景——小学四年级。辍学后,他当了五年兵,在一家工厂看了五年水泵。这个看似无关的经历是中国“童话之王”郑元杰的青年时代。

郑元杰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班主任给学生们这样一个话题:“我长大后在做什么?”就在那时,全国都在宣传掘粪工石传祥的事迹。受此启发,郑元杰写道:“当我长大后,我将成为一个掘粪人”。这篇不同寻常的作文是老师推荐的,发表在学校杂志上,这是对小郑元杰的极大肯定和鼓励。

1977年,仍是工人的郑元杰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进行文学创作,主要是写诗。一次,郑元杰在书店遇见了一个男孩。他向售货员要一本儿童故事书。售货员回答,“没有这样的书”。男孩失望地说,“我已经经营了6家书店。”正因为这个意外,元杰走上了儿童文学创作的道路。

1978年,郑元杰创作的第一部儿童文学童话诗《壁虎与蝙蝠》发表在《向阳花》杂志上。从那以后,郑元杰在儿童文学创作方面失去了控制。皮皮鲁、卢希希、舒克、贝塔、狼岩...在他的作品中诞生了与无数孩子一起成长的童话人物。

从早上4: 30到6: 30,是郑元杰的写作时间。几十年来,雷声一直没有移动。下定决心并不难,但几十年来都不容易。我能坚持这个习惯的原因是郑元杰说,“我只有一个想法。我能让一本杂志出版我所有的作品吗?”

1985年,郑元杰创立的童话之王诞生了。这是一本由郑元杰专门出版的杂志。当时,郑元杰用钢笔写道。有一段时间,他发现这支笔已经写了快一个月了,而且还有墨水。直到他碰巧看到他的父亲悄悄地把钢笔装满墨水,他才发现这个温暖人心的秘密。父亲的沉默支持给了郑元杰动力。父亲曾经问他,"你要写多少年童话国王?"郑元杰答道:“只要你和你妈妈还活着,我就继续写作。”父亲回答说:“只要你继续写作,我们就永远活着。”

“为了让爸爸妈妈开心,开心可以长寿”,为了这个简单的想法,郑元杰写了34年。

在过去的34年里,读者一直在问郑元杰,“你为什么有这么多东西要写?”

“好奇”郑元杰回答说好奇心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灵感。父亲告诉他,他必须每天吃苹果。1991年的一天,吃苹果的郑元杰想,“地球是圆的,苹果也是圆的。什么能把地球颠倒过来?是我手里的苹果吗?会有几个苹果会扰乱地球吗?”越想越觉得有趣,于是他创作了《五个苹果辗转反侧》,发表在《童话大王》月刊上。

例如,今年60多岁的郑元杰仍然在创造和享受着改变立场的创造性乐趣。他一再告诉小读者,好奇心可以帮助你“一旦爬到山顶,你就会看到,其他的山都在天空下显得矮小。”。

用法律带皮皮鲁回家

20世纪80年代,郑元杰作品的盗版书籍上市,因为它们在《童话大王》杂志上向小读者讲述了知识产权的故事。这些小读者成了他在全国各地的“眼睛”,为他传递各种盗版信息。当郑元杰发现他的作品被逐字逐句盗版时,他很沮丧,想封笔。

随着国家对知识产权的重视,郑元杰发现,事实上他拥有打击盗版的“利器”。2006年1月,郑元杰授权出版社出版他的《皮皮鲁故事》。三个月内,《皮皮鲁总动员》系列图书被盗版。后来,当地公安机关迅速介入,逮捕了8名主要嫌疑人,缴获盗版图书10多万册,涉及400多种。经调查,该团伙两年内销售各类盗版图书320多万册,非法经营金额达2680多万册。

过去,举报盗版的渠道不清楚,过程也不顺畅,所以郑元杰不得不亲自打击盗版书商。近年来,国家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。执法力度不断加强,投诉举报渠道不断优化。

今年2月,一家电子商务平台商家以50%的折扣出售了郑元杰的书。郑元杰对此特别感兴趣:如果有人以50%或更低的折扣出售他们的书,十有八九是盗版的。他把书买回来看一看,果然如此。于是他通过电话向国家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报告。经过不断努力,江苏警方抓获了海盗团伙,缴获了100多万册盗版图书,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,还缴获了21家出版社。一个电话导致了一起重大的盗版案件。郑元杰感叹现在作家保护自己的权利越来越容易了。

除了关注知识产权保护之外,郑元杰还关注商标侵权问题。2004年,郑州新开了一家名为“皮皮鲁”的西餐厅,吸引了许多读者。郑元杰多次联系餐馆老板,并试图委托商标代理机构处理,但未能归还皮皮鲁。郑元杰说:“这些角色就像我的孩子,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些‘孩子’会被带走。”

这种转变发生在2017年,当时最高法律发布了关于商标优先权益的司法解释,明确界定了文学作品的作用。郑元杰立即向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申请。最后,2018年2月,他正式把孩子“皮皮鲁”带回家。

时间影响

用儿童梦想作品攀登珠穆朗玛峰

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,许多小读者给郑元杰写信。他觉得这些信是孩子们对他的信任,他不愿意扔掉任何一封。今天,当很少有人写纸质信件时,那些充满小读者真实感受的信件价值连城。

依靠他对世界的好奇心和想象力,郑元杰为孩子们梦想,也激发和保护他们的好奇心。

好奇心产生的创造力不仅是郑元杰写作的源泉,也是吸引几代读者的法宝。"如果我写了一本遵循规则的书,读者就不会买。"郑元杰说,无论什么样的工作,如果一个人能进入创新的领域,他就能造福自己和社会。

除了坚持写作,多年来,郑元杰一直在为保护创作者的权益和知识产权而努力。他作品中的文学形象被拥有100多个商标的制造商恶意注册。为了保护权利,元杰用心学习了商标法。

为表彰郑元杰对儿童文学创作和知识产权保护的贡献,2008年,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授予郑元杰“版权创意国际金奖”。2011年,国家新闻出版总署、国家版权局和国家反色情反非洲办公室联合授予郑元杰“国家反盗版形象大使”称号。

维护自己的权益不仅是维护自己的权益,也是维护创作者的创造力他说。

世界上有两种山,一种是自然之山,另一种是生命之山。郑元杰去过黄山两次,因为他恐高。他本质上没有爬山,但他以另一种方式到达了顶峰。郑元杰单枪匹马写了34年的《童话大王》,总发行量超过2亿册。如果所有的杂志都堆起来,它将相当于60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。这是一个只有小学四年级的著名作家的童话故事,也是这个充满机遇的时代的注脚。

时间故事

写作只能带来成就感,并帮助他人获得幸福。

郑元杰除了是儿童文学作家之外,还有一个身份——“慈善家”。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,他的儿子郑亚旗敦促他捐款。“汶川地震发生在课堂上,许多孩子遭遇了灾难。他们买了你的书,现在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这位作家的收入一字不差,但当38万元捐给灾区时,他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“幸福”。2010年,青海玉树发生了一场大地震。在儿子动员起来之前,郑元杰自愿捐赠了100万元。

在陕西省佳县木鱼乡阳泉村,郑元杰给村里希望小学的孩子们上作文课。他通常会随机邀请一个同学到讲台上和自己交谈5分钟,然后在孩子们面前写一篇文章“元杰眼中的某某”。

那天,被画的女孩叫刘佩佩。当她坐在郑元杰旁边时,郑元杰听到女孩的肚子咕咕叫。午饭后,郑元杰问女孩:“你为什么晚饭后就饿了?”出乎意料的是,女孩回答说她一天只吃两顿饭。

深受感动的是,郑元杰没有写“郑元杰眼中的某某”,而是当场根据刘佩佩写了一个童话《红枣姑娘》。这篇文章通过博客发表后,两天内就收到了超过680,000次点击。后来,他带着刘佩佩和其他10个来自贫困地区的孩子通过电视节目筹集资金,这样更多的贫困儿童可以吃午餐。

郑元杰说,写作只是一种成就感,而不是幸福。从我第一次捐款到被命名为“中国慈善模范”,郑元杰说,“我通过帮助陌生人而不要求回报获得了快乐。”

温家宝/本报记者张越孟协调/迟海波

地图(签名除外)/视觉中国

推荐阅读